“药妆”去药功效型护肤品临床验证获关注

 成功案例     |      2019-03-31 23:27

  2019年新年之初,国家药监局强调对于以化妆品名义注册或备案的产品,宣称“药妆”“医学护肤品”等“药妆品”概念的,属于违法行为。时隔两个多月,目前已经有多地出台相关文件,清查宣称药妆、人寡肽-1(表皮生长因子,EGF)的产品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在解答中明确指出,不但是我国,世界大多数的国家在法规层面均不存在“药妆品”的概念。避免化妆品和药品概念的混淆,是世界各国(地区)化妆品监管部门的普遍共识。部分国家的药品或医药部外品类别中,有些产品同时具有化妆品的使用目的,但这类产品应符合药品或医药部外品的监管法规要求,不存在单纯依照化妆品管理的“药妆品”

  中国医师协会皮肤科医师分会副会长项蕾红教授表示:“在药品和护肤品的正规分类中,药妆概念实际不存在,企业宣称产品具有功效就要有临床试验的证据。” 国家对药和化妆品进行严格的区分,这对于化妆品行业来说也起到了促进作用。百洋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医美事业部总经理李镇宇表示,新政更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利于更多优质化妆品用循证医学来证明产品疗效,从而用科学的数据让消费者认可产品。“一批打着药妆之名而没有临床试验证据的产品或将被淘汰。”

  禁令之前,国内药妆概念市场可谓是快速发展,根据中国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2017年,中国药妆市场规模达到625亿元,到2023年将达到811亿元。“目前,中国药妆品销售额仅占国内化妆品市场不足20%,而在欧美国家,药妆化妆品的市场份额占整个化妆品市场的60%以上,其中法国有约5成消费者喜欢在药店消费护肤品。而随着人们收入水平的提高以及对药妆认识的加深,中国市场蕴藏着较大的潜在需求。”兴业证券研报指出

  禁令的出台,无疑给了市场当头一棒,对于借助药妆概念进行营销的企业尤为如此。如同宁夏药品监督管理局下发的《关于开展违法宣称的非特殊用途化妆品清查工作的通知》一样,多地宣布暂停销售所有违法宣称药妆的化妆品,对检查中发现违法宣称“药妆”、“EGF”、干细胞的化妆品,一律下架封存

  但是在阵痛之外,李镇宇认为,禁令的出台不代表政府不支持药妆或医学护肤品的发展,这次的明文规定催生了行业标准的制定。“化妆品行业发展至今最核心的问题依旧是消费期望值与实际效果相差甚远的情况,导致消费者的忠诚度相对较弱。而新政的推出有利于更多优质产品用循证医学来证明产品疗效,从而用科学的数据让消费者认可产品,这将重塑化妆品行业的格局。”

  项蕾红亦认为,宣称功效性护肤品的产品要有临床试验的证据。目前部分化妆品企业已在国内开展了临床试验。如日本克奥妮斯玻尿酸微针已在上海华山医院进行了相关临床试验,试验团队根据临床研究计划,招募30-60岁的受试者使用产品后,评价眼周皱纹的改善情况,测试皮肤水分、弹性和皱纹面积等的改善情况

  不过,项蕾红也指出,目前在中国愿意做临床试验的功效性护肤品很少,占总产品的比例不到10%,且临床试验对化妆品要求也高,投入也大。“但是这不代表就可以不做,产品可以不宣称功效,如果宣称就需要给出证据,证据等级可以高一点也可以低一点。试验有不同的等级,最低等级的消费者用了以后对皮肤有没有改变、肤色有没有不同,做临床调研、网上调研也算证据,只不过这个证据等级比较低。”项蕾红说

  实际上,有了临床数据,对于功效性护肤产品的销售和品牌忠诚度或都存在好处。如兴业证券研报分析认为,功效是检验产品的核心标准之一,雅诗兰黛、资生堂等国际优质品牌重视专利研发,在培育自有明星产品的过程中,专注对有效成分的研发升级,以良好的使用效果维持较高的消费者粘性。“从国际化妆品品牌的市场更迭来看,优质产品经久不衰,核心竞争力在于功效的不断升级。”

  “事实上,护肤品市场应分为功效型护肤品和保养型护肤品,这有利于消费者更好的抉择,功效型护肤品应有临床医学标准的数据佐证功效。”李镇宇表示

  如果您对稿件和图片等有版权及其它争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