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杠线上开户»1001ch◘com虞江波:“富二代”不

 提示:点击图片可以放大

  ]虞江波之所以被推为义乌市留学生创业投资联盟首任轮值主席,在于他在这些“创二代”中有着较为丰富的投资经验

  2011年11月6日是新光控股集团董事长周晓光的50岁生日。这一天的晚宴上,她27岁的儿子虞江波说起母亲数十年的操劳时,情到深处几度哽咽。虞江波对母亲的这种心疼与理解,以及想更多地为其分忧解难的愿望,无疑是这个生日晚宴上,最令周晓光感到欣慰的一幕

  事实上,近两年来,虞江波已经开始频繁地走上前台。自从2010年新光集团成为上海世博会民企馆参展企业的一员,作为“新光饰品”代表出面的,更多的是虞江波而不是周晓光。即便此前的10月22日,当首届中国流行饰品论坛在浙江义乌举行时,走上前台演讲和领奖的,也都是虞江波。而他的母亲周晓光,则以嘉宾的身份坐在主席台的位置上。这时虞江波显然要接受人们目光的质询和镁光灯的考验

  2011年9月26日,义乌青年创业创新大赛进行了决赛。决赛现场,义乌市海外留学人员和家属联谊会的“创二代”们发起成立了“义乌市留学生创业投资联盟”。新光集团、浪莎集团、伊美控股、宝娜斯袜业、成龙建设、巨龙箱包等20余家企业的少帅纷纷加入到该联盟当中,虞江波则被推为“创投联盟”的首任轮值主席

  “成立联盟后,一方面是充分发挥海外留学归国人才的独特优势,另一方面是整合各类行业企业的现有资源,打造新型投资平台。同时,也是为了把更多的出国留学生培养成为真正的‘创二代’,而非饱受争议的‘富二代’。”

  虞江波之所以被推为首任轮值主席,在于他在这些“创二代”中有着堪称丰富的投资经验:2010年,他在杭州电子商务集聚区滨江创立的浙江淘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工作,目前已成功为EVE饰品、瑞士军刀、Wenger箱包、UTC行家等20多家品牌企业提供电子商务战略规划等电子商务整体服务,并赢得全球风险投资行业领袖公司之一NEA的青睐;2011年6月,他投资的浙江网仓科技有限公司专注于电子商务数字化供应链的建设,在杭州下沙拥有1万多平方米的仓储基地,每天可发8万个单子,包括宝洁、新光饰品、康恩贝、泰尔等多个知名品牌的电子商务业务入驻

  “我对江波的表现感到非常满意,他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期!”说起虞江波,周晓光的满意并不仅仅出于母亲对儿子的偏爱,它背后隐藏的还有多年来周晓光寻人不得、用非其人的苦恼

  “要说做企业的难处,最难的就是人才的寻求与管理,而用人的风险也是最大的。”早在2008年金融危机来袭之时,周晓光就曾苦恼地对《浙商》记者这样说

  苦恼源于新光饰品转型升级的需要。早在2006年,有着丰富市场经验的周晓光就发现,流行饰品行业已经进入了批发混战的“战国时代”:行业内品牌众多,但缺乏真正有影响力的绝对领导品牌。作为全国最大的流行饰品生产企业,新光饰品要想从这种混乱局面中脱颖而出,就必须改变传统的批发式营销格局,进而建立有利于打造品牌的营销模式

  为此,周晓光曾数次重金聘请了职业经理人,希望能发挥他们的专业能力。然而,直到2009年,新光饰品的营销格局虽然有所改变,却远未达到周晓光的目标

  “对于职业经理人,你要允许他们试错,也要给他们时间。但这也要有个限制和期限,否则企业发展的很多机遇就被错过了。”周晓光认为,2005年到2008年的三年时间里,是新光饰品战略转型的重大机遇期,然而她所聘请的职业经理人却没有抓住

  2008年秋,周晓光再次从广东某著名家电企业挖来一名职业经理人做营销总监。但家电营销的经验复制到流行饰品之中还是比较困难的,该职业经理人在新光饰品任职不到一年,即选择了离开

  “再这样频繁地更换职业经理人,很有可能一事无成。”周晓光说,中国流行饰品行业内的人才实在少得可怜,而留给新光饰品转型的时间并不充裕了。怎么办

  2008年10月,24岁的虞江波从英国帝国理工大学读完硕士回国后就去了北京,在瑞士银行实习了2个月。“去世界500强企业实习,主要是出于长远的考虑。虽然上手慢些,但不会很快碰到瓶颈。”

  2008年底,国际金融危机爆发,资产价格大幅下跌。作为董事长的周晓光趁机四处搜寻项目,进行投资“抄底”。但饰品业务的精力分配就不够了,在急需用人之际,虞江波奉命回到新光

  “我和父母亲都明白,房地产等业务都是中短期的投资行为。新光要做百年老店,必须有实业,要依靠饰品这个主业。”虞江波说,正是由于这一家庭共识,尽管自己的专长更偏向于金融、投资等领域,但还是老老实实地从实业做起

  回到新光后的虞江波,第一个职务是销售总监助理。这期间,他在每个车间都呆了半个月左右,几个月下来,对饰品生产的流程、工艺、产品、销售等都有了系统的了解

  2009年6月,原销售总监离职后,虞江波就直接担任了这一职务,当时他做的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世博会民企馆的参展和策划

  成为世博会参展企业后,新光控股集团成立了“世博工作领导小组”。周晓光让虞江波担任这个小组的负责人,将他推向世博会这个“大考场”加以历练。世博会期间,虞江波没有辜负母亲的一片苦心,前后策划了“全色人生,绽情四季”2010饰品时尚潮流发布会、世博会民企馆“新光日”等多场大型活动

  在世博会民企馆游客必经核心SHOW出口区,有一面长18.5米、高2.6米,名为“闪耀矩阵”的水晶展示墙。这是全球最大的水晶墙,镶嵌3.5万颗水晶,每一颗水晶上都镌刻着一家民营企业的名字,成为了民企馆的一大亮点。“水晶墙”的策划就是出自虞江波之手,这也是让周晓光最为欣赏的“作业”之一

  上海世博会谢幕之后,周晓光决心再推虞江波一把。2011年年初,虞江波开始担任新光饰品的总经理

  与27岁的年龄相比,虞江波有着超过其年龄的老成和冷静。“新光饰品多年发展,团队中积聚了一种自满、骄傲的情绪。我们必须植入两种观念:一种就是危机感,只有打破自满、骄傲的心理,新光才能更好地发展;另外一种就是创新的观念,新光这么多年靠的就是敢于创新、敢为人先的精神。”虞江波明白,企业经营容不得半点骄傲和疏忽,新光饰品如果停滞不前,很有可能就会被后来者所超越

  面对行业发展的新形势,虞江波首先改变了新光饰品的生产体系从过去追求大而全的生产方式,转变为将一部分生产功能外包给行业中其他生产厂家。“在饰品的生产上,新光只把握一些核心工序,比如电镀等环节由自己来做。”虞江波说,“现在是一个分段专业化的时代,为什么不利用别人的优势生产能力呢?”

  这一生产体系的改变,解放了新光饰品的生产潜能。虞江波告诉《浙商》记者,2011年公司不仅没有增加新工人,产能反而增加了40%。而一些生产环节的外包,也将生产成本降低了40%多

  “外包生产环节”这一做法的背后,是虞江波与周晓光对饰品行业的不同理解。在他看来,中国流行饰品行业尽管在规模上已经称得上“庞大”,但仍然处于初级阶段。“一个产业是否成熟,一个重要指标就是要看这个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有没有成熟的公司和品牌。”虞江波认为,要促进行业的发展与成熟,就应该扶持一批公司在某些环节上形成自己的优势,成为行业的标杆,而不是所有企业都去做所有的环节。“新光饰品作为行业领头羊,在保持自己核心环节制造优势的前提下,将另外一些生产环节外包给其他企业,也是意在培育一些饰品企业更加专业、专注。”

  不仅如此,虞江波还在饰品的工业设计、包装方面下大力气,拓宽饰品的功能性,将饰品与礼品、化妆品、文化产品以及服装相结合,增强其时尚性,提升了产品的附加值

  如何改变以往以批发为主的销售方式,拓展销售渠道,一直是周晓光着力的重点。过去几年,新光饰品主要是增加直营门店、在国外开办分公司、进行多品牌建设,这些都取得了初步的成效。但在这方面虞江波显示出了比母亲更大的探索勇气,充分运用电子商务、电视购物以及礼品等销售渠道,扩大了新光饰品的销售额

  “电子商务是未来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虞江波认为,饰品行业经过多年的发展,同质化竞争严重,产品利润大幅缩水,所以饰品企业必须求创新、求突围,而电子商务就是一个很好的方向和营销渠道,它可以最大限度地满足客户的个性化需求,特别符合“80后”和“90后”的消费习惯,未来大有可为

  “2011年我们在网上做了一次活动,12分钟就成交了1万个单子,两天时间卖了180万元。”虞江波自豪地说,在饰品行业,新光饰品在电子商务方面已经当之无愧地成为了NO.1。截至2011年10月底,电子商务、电视购物和礼品分别为新光饰品贡献了3000万元、2000万元和3000万元的销售额

  与此同时,虞江波寻求强强联合,借助他人的渠道为新光饰品打开通路。在美国,虞江波选择了与仅次于沃尔玛的第二大超市TARGET超市合作。“饰品是时尚的快销品,TARGET与沃尔玛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不用低价做法宝,而是通过个性、时尚的商品,温馨、细致的店面设计和人性化关怀,为顾客提供独树一帜的‘风格’化零售服务,这一点特别适合新光饰品。”虞江波说。而在中国,新光饰品则与美特斯邦威合作,进入其高端品牌ME& CITY高端城市系列的所有门店。“特别是女孩子买衣服,需要与之搭配饰品。我们就是为这些客户设计生产专业配饰。”

  借助这种种手段,新光饰品的销售有了大幅提高。“到2011年10月底,新光饰品销售额同比增长超过50%,在2011年这种形势下,还是个不错的成绩。”周晓光对儿子的这一成绩颇感自豪